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如兰之洲
查看:1094  发稿日期:2016-5-24 10:13:10

洮云陇草都行尽,路到兰州是极边。

谁信西行从此始,一重天外一重天。

 

磅礴壮阔的母亲河、河畔吆喝的羊皮筏子、吱吱呀呀的历史水车、承载了儿时对兰州的最初印象。试卷和练习册上有关兰州及黄河的阅读文章,都会被一一裁剪下来、订成小册子,细细品读。初次见到黄河铁桥,是在一个大哥哥的照片上,“天下黄河第一桥”七个字被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那个时候,我六岁。

奢侈如兰州,能有哪座城市如她一样,拥有一整条属于自己的“兰州黄河”。

幽幽白塔,金城古关,黄河风情记载了历史几千年。霍去病西征、鞭戳五泉、左宗棠平叛、裁植左公柳、唐玄奘西天取经乘羊皮筏子渡黄河......无不记载了这座城市的浑厚和悠久。“中国西北游,出发在兰州”。张骞出使,昭君出塞,隔着千百年时空,却都是从这里落脚,从这里出发。“倚岩百丈峙雄关,西域咽喉在此间”,丝路上的金城雄关,依然还在。

“性子比孩子还野,酒量是上帝的一半”,豪情如兰州,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很“江湖”的城市。黄昏时刻,看夕阳如醉,河滩上的欢声笑语,随风筝而飞。绿洲上鸬鹚伴着芦苇飘扬而起起落落。吱呀的水车,最是能让人忘却时光。或是在夜色浓重,旱码头上,万人坑里,此起彼伏的,是酒瓶撞击和男人们划拳的声响,一句“瓦倒”,说尽了这个城市的豪爽。

于万家灯火中在这个城市穿行,站在中山桥上,感受河风扑面,灯火阑珊,河面上鸣笛的游船,白塔山上梦幻的光芒。这一刻,你会忽略这座城市被搁置的荒凉偏远,会忘记这里群山环绕浓雾不散。此时的潸然泪下,不是因为风吹的缘故,而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厚实与宽容,让人感激,让人踏实。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兰州人的生活也是简单纯粹的。新的一天,一定是从一碗牛肉面开始。一红、二绿、三白、四黄、五清,即辣椒油红,香菜和蒜苗翠绿,几片白萝卜杂于红绿之间显得纯白,面条光亮透黄,牛肉面汤虽是十几种调料配制,却依然清如白水。一碗刚好盛一根面条。“中华第一面”,也让无数外来友人叫绝。没有几个城市的人能忍受拥挤不堪,只为吃一种早餐,也没有一座城市能随时见到端了碗蹲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吃面大口喝汤的人。路边摊老爷爷的一碗牛奶鸡蛋醪糟,一个冬果,一碗灰豆,就能让人们吃得满足而有味。

除此之外,作为兰州另外一张名片的让无数文人骚客热慕的中国发行量第一的杂志——《读者》,也是在这块依山傍水的土地上生根成长的,也许是再无一处的文化浓厚能如黄河之畔,能让它奠基下厚厚的地基。我想,之所以让人们热慕的,也从来不止是一本杂志,还有一方水土,一方文化。

生活在兰州五六年的时光,至今我还是说不上讲着满口兰州方言的人是哪个民族!从清真大寺里诵完经出来的人们,牛肉面馆里吆喝的小哥,正宁路上烤着烤肉的小伙...他们的家在小西湖,在草场街。那个庞大的穆斯林家族,他们是兰州一半的主人。我一直觉得兰州是在西域一千公里外的地方,然而异域的气息,在这里早已显得浓烈。

——“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有一种啤酒叫“黄河”,有一种香烟叫“兰州”。酒吧街上的是黄河啤酒,万人坑里抽的是兰州。攒着帮子划着拳,这才是兰州人地道的夜生活。

西北偏北,如兰之洲。面对这座格调迥异的城市,我斟酌不出怎样的语言,才足以描述出她恰到好处的宏厚气质。也许正如宋冬野笔下的兰州姑娘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 流过了家 / 流过了兰州 / 月亮照在铁桥上 / 我就对着黄河唱......”。


 上一篇:赏月团圆,年年今朝
 下一篇:何谓职业尊严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二路与团结南路交汇处西南角)西安软件园零壹广场18楼

总  机: 029-88262678
网站建设: 029-82006566/6532
投诉电话: 13891999388
投诉邮箱: dinghu@xabuild.com

百度客服:029-89520510


Copyright© 2005-2015 西安复华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唯一官方站) 陕ICP备14010263号-1